当前位置:首页>中医药史
岭南医史篇之十八:《岭南中医药刊物》 
广东省中医药局 2014-05-08 14:36:13 阅读次数()

 
  中医药期刊系指有关中医药学的定期连续出版物,这种学术交流形式是近代西方文化传入的结果。现存最早的广东中医期刊,是民国十一年(1920年)由广东赞育医社出版的《赞育月刊》。当然,在此之前,广东地区中医药界人士就已定期出版过一些中医刊物,如官复原职学求益社定期出版的《广州医学求益社课本》,这些课本收载了清末民初广东地区名医撰写的中医学术论文,是研究广东近代中医学术发展不可多得珍贵资料。不过,这些课本虽然是定期出版并更新,但是似乎仍未能算作正式期刊,属于教材性质的中医书籍。  
  广东中医期刊的大量出现,是在二十年代末三十年代初,据已有资料统计,截止1949年共有《赞育月刊》等37种中医杂志出版,并且至于还有26种见存,其他十一种也有文献记载。  
  广东的中医药期刊大部分出现在1929年中医风潮之后,是广东中医界对当时的国民政府对中医的压制甚至想废除中医的政策的一种反抗手段,是抗争的重要舆论阵地,是广东中医药界前辈面对邪恶势力进行的不屈不挠抗争的见证。
  广东最出名的中医药学杂志是1931年1月由岭南医林一谔社创办的《医林一谔》,该刊是在陈任枚校长的支持下创办的,主编是广东中医专科学校的李仲守和陈亦毅。刊名出自《史记》:“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该刊文笔犀利,网点鲜明,风行一时,蜚声海外,在近代广东中医史上占有一定地位。由于当时的国民政府中央卫生委员会会议决议废止中药四项措施,其中有一项是“取缔新闻杂志等非科学医之宣传品”,《医林一谔》为此专门印刊了“医药生机专号特辑”,洋洋洒洒19余万言,谓教卫二部焚坑国医国药之痛史不可忘,并详细搜载了广东陈任枚等11位参加中央国医馆成立大会的代表在所做的种种努力,俱极详备,不仅是当时抨击当局的重要文章,也是当代研究中医近代史的重要文献。 
  广东的中医期刊又是伴随着中医教育事业的发展而逐渐创办增多的。解放前广州主要有三间中医学校,广东中医药专门学校、广东光汉中医专门学校、广州汉兴国立国医学校。相当一部分的期刊即由这三所学校出版,其中以广东中医药专门学校出版期刊最多,共计九种。中医学校是培养人才的地方,许多有名的期刊编辑即出身于此,如廖伯鲁,张阶平,陈亦毅,李仲守,罗元恺,赵思兢等等,他们都曾是中医专校的学生或老师,系统地接受过中医课程教育,故能较好地肩负起编辑发行中医期刊的重担。  
  《广东医药杂志》是1926年4月10日由广东中医药专科学校学生会创办的,其办刊的宗旨是:“研究国际性的医药学,不分轸哉门户,中西新旧学说……”内容分专、讲义、论说、考证、医案、常识、评坛、文艺、医字顾问、杂报等10门。该刊与该校教务处主编的《中医杂志》一同问世,得到校长卢乃潼、教师卢朋着等的大力支持。投稿者除该校师生之外,也有相当数量的外地来稿。该刊中西兼采,除研讨中医学术外,每期都有相当篇幅介绍近代医药知识。此外,该刊对该校学生会的活动情况有详细的记录。 
  由于解放前中医办期刊,经费没有固定来源,所以期刊种类数量虽多,但寿命却不长,一般出版三、五期即销声匿迹。张阶平编辑的《杏林医学月刊》出至101期,期数最多,每期发行量约千余份。 
  《杏林医学月报》是在广东中医专科学校校长陈任枚的支持下由广州中医药专门学校杏林医学社创办出版的,主编是张阶平等。其宗旨是融贯古今,沟通中外,研究中国医药之实用价值,宣传我国中医药文化。从1929年1月创刊,出版至1937年7月。除1929年2月、12月因故停版外,该刊每年出版12期,每月1期。现广州存有1929年1月至1937年7月的1~101期,是民国暑期广东中医刊物出版时间较长,出版期数最多者,也是现今广州市内保存最完整的中医期刊,经统计,该刊所刊载的中医文献(包括医论、医话、医案和医事等)共有1 402篇,作者253名。《杏林医学月报》在政府对中医采取压制政策的二三十年代,在中医风雨飘摇之际,坚持出版近九年,成为中医界前辈为中医争取生存权,抗击邪恶势力的重要武器,是30年代广东中医界重要的学术和舆论阵地。 
  在二十世纪二十世纪二十年代,那个动荡的年代,中医药学术期刊的出版不仅是中医药学术思想的传播的需要,更是中医药争取生存权利的武器。随着时代的发展,建国后,党和政府重视支持中医药的发展,各地创办中攻医药刊物。广东出版的《广东中医》、《新中医》、《广州中医学院学报》都蓬勃发展。可见,中医期刊只有列入国家出版计划管理范围,才能有更大的发展。

                                            (刘小斌 广州中医药大学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

最新信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