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中医药史
岭南医史篇之十五:《广东儿科著述丰》
广东省中医药局 2014-05-08 14:30:24 阅读次数()

  岭南儿科,素有优良传统,早在宋代,刘方着《幼幼新书》,为我国儿科学之巨着,早已为医界所深悉。及至清代,又有陈复正《幼幼集成》,近代程康圊《儿科秘要》、杨鹤龄《儿科经验述要》,亦是名重一时的儿科医家医着。
  
  陈复正,字飞霞,惠州府人,生当清康干年间,岭南着名儿科医家,自幼网罗百氏,淹贯群言,于《周易》、《尚书》、《参同契》诸书皆穷其枢要。因体弱多病而究心医道,立志成为济世良医,后出家罗浮山,师从一道士学习气功,道士不但是玄门正宗,还精通医学,陈氏被带回道家圣地罗浮山修炼,尽得道士卓越医技,然后下山济世,竹杖芒鞋,四海云游,人称飞霞道士,所至之处,救死扶伤,沉疴立起,尤其擅长儿科。行医四十年,治愈患者无数,积累临床经验,并在这基础上,采集前人有关儿科文献。陈复正晚年定居在澻阳种杏草堂,对当时赫赫有名的大型医学从书《医宗金鉴》有关儿科内容的欠缺,特别是面对当时不少庸医不论外感内伤,遇发热则以“惊风”而亡治的实际,陈复正深感忧虑,陈氏指出:“《医宗金鉴》遍周海宇……惟幼科一门,不无遗憾。虽喻嘉言微启其端,而其言未竟。予每读惊风之书未尝不三叹而流涕。”有感于此,陈氏立志对儿科证治进行刻苦研究,他博览群书,尤其注重幼科诸书,参互考订,去粗存精,去伪存真;加之本人临证心得,附以经验之方,于干隆十五年(1750年)写成《幼幼集成》刊行面世。该书共六卷,卷一,论述小儿赋禀、诊法、初生儿疾病的防治;卷二至卷四分述小儿各种病证,包括外科疮疡。卷五、卷六为删订《万氏痘疹》的各种歌赋170余首。附方130则。陈复正说:“是书虽言编辑,而幼科家言,又末敢尽信以为确。其理明义畅有俾实用者取之,浮靡不切者去之,间有未妥之处,即参以鄙见并素所经验者全之。”可见《幼幼集成》不单纯编辑删订前人儿科文献,而且也包括着陈氏平素临床经验。该书对以往儿科学着作中出现的错漏起到了矫枉纠偏的作用,同时,也奠定了陈复正在中医儿科学的地位,江育仁认为,陈复正“为清代有代表性的儿科学家之一”。
  
  程康圃,名德恒,高明人。查广东各地方志均无其传。惟从和氏着述《儿科秘要》刊版年份(1893年)印书人序言、后跋中略知,程康圃生当十九世纪,为清代道光至光绪间人,出身中医世家。程氏自言,余幼读书,年才弱冠,即专业医门。惟凭祖训,今五十年来,所取信于人者,首以小儿之症。又曰:“我家六代业医,幼科最良。可见程氏祖辈,在当地是颇有名望的小儿科医生。而程康圃本人,行医达半个世纪,学验俱丰,但直至晚年才敢着书立说,把祖传六代的儿科经验及自己临证所得,传于后人。故其《儿科秘要》又名《小儿科家传秘录》。是书确立了儿科八证即风热、急惊、慢惊、慢脾风、脾虚、疳证、燥火、咳嗽和治法六字即平肝、补脾、泻心的学说,也奠定了程康圃在中医儿科学上的学术地位。
  
  程康圃之后,岭南又出现一着名儿科学医家扬鹤龄,其儿科学说与程氏既有共通之处,又各有千秋,二者关系相当密切,代表了近百年来广东儿科学的水平,故后人把程康圃扬鹤龄合称为“程扬二氏”,着述堪称“岭南儿科双璧”。
  
  杨鹤龄,大埔人,生于1875年,卒于1954年,享年七十九岁。概括性氏也是医学世家出身,祖父扬湘南,儒而通医,于医学素有心得。父亲扬继香,承先祖之学,往省城在各善堂及广东育婴堂当官医生职。鹤龄自幼即随父研读医书,长大后在堂帮同诊视,年仅十七岁,考取前清官医。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其父继香公殁,鹤龄年三十二岁,继任广州东山育婴堂内儿科医生职六年。育婴堂内收养婴幼共分七栅,其中一栅住危重患者,鹤龄把握病机,细心诊治,任职期内,积累了丰富的儿科临床经验。民国初年育婴堂停办,扬氏乃于广州旧仓巷(现中山四咯一内街)十七号设“扬吉祥堂“悬壶五十多年,因医术精湛,名传遐迩,每日踵门求诊者甚多,着手成春者无算。晚年应学生邹复初之请,将五十年之儿科经验加以整理写成《儿科经验述要》一书。这本书是概括性氏的学术思想和临床经验的总结,是儿科的重要书籍。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广州中医学院邓铁涛教授带领刘小斌、肖衍初、邱仕君三位研究生点校该书,邱仕君还以该书为课题,对该书的学术思想、临床经验进行研究,一并编入广东高教出版社出版的《岭南儿科双璧》一书。
  
  近三百年来,广东省有关儿科学(包括痘疹学,发疹性急性传染病多见婴幼儿)的专门着述文献,为临床各学科之最多。统计自清代至民国初年,岭南儿科学麻痘疹科学着作共44种,可见其内容丰富,亟应继续发掘,深入研究。

                         (刘小斌 广州中医药大学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

最新信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