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中医药史
岭南医史篇之十三:《武林、医林渊源深》 
广东省中医药局 2014-05-08 14:28:31 阅读次数()

  岭南骨伤科在人民群众中享有崇高的威望,它以精确的理伤手法和独特固定方法以及行之有效的伤科用药着称于世。近代广东骨伤科名医大都武打出身,故武林与医林在历史上有着渊源联系,清末民初省港澳佛骨伤科名医有何竹林、蔡忠、管镇干、李干才、梁财信等。
  
  何竹林,字炳燊,一名厚德,南海九江乡人。何氏八岁起即随广州光孝寺一老和尚(属少林派)习武学医,十七岁炼就一身功夫,时体格魁梧,膂力过人。十八岁外出离家,沿途卖药行医,由广州经南雄珠矾古道入江西,走湖北,访河南,抵北平,后出关外直至哈尔滨,返粤时途经山东、江苏等地,时历三年,行程二万里,学识视野大为开阔。二十一岁起在广州长寿路开设医馆,救治外伤病人无数,甚至被枪械贯通切裂危重患者亦能使之痊愈,故有“破腹穿肠能活命”美誉。何氏从事骨伤医疗六十年,学术上重视身体素质基本功训练,认为强健的体魄是施行骨科手法的力量基础。其常用的外治手法有“牵导”、“屈伸”、“旋转”、“推挤”等,并善于运用物理力学原理。家传验方秘方甚多,计有驳骨散、生肌膏、驱风散、消毒水、百灵膏等,其中“何竹林跌打风湿霜”,临床上用于骨折脱位,软组织挫伤,腰腿劳损,风湿痹痛等症疗效显着。何氏建国后历任广东省中医院骨伤科主任,广州市第一、二、三届政协委员等职,主编教材有《中医骨伤科学讲义》。
  
  蔡忠,又名高佬忠,原籍雷州半岛海康县人,少年师从戏班武师锦新学艺,锦新是少林派嫡系洪熙官的曾徒孙,尽得其师武技医术奥妙,为锦新的得意弟子。据伍阳仁先生回忆,由于少林派弟子遭清廷所忌,锦新为躲避清廷缉捕,曾隐姓进埋名逃入佛山琼花会馆避难。蔡忠随之,以少林武技传于梨园子弟,久而为清廷所侦知,再难立足,于是逃亡海外,蔡忠亦远涉南洋新加波,创制跌打刀伤万花油。民国初年,蔡忠返回广州,在西关越秀南设跌打骨科医馆,号名“普生园”,每日求诊者络绎不绝,为民初西关一带有名骨科医生,蔡忠医术传孙子蔡荣,蔡荣(1921—1980),广东省名老中医,广州中医学院骨伤科教研室主任,无私献出祖传的“跌打万花油”秘方,造福于广大民众。
  
  管镇干,字金墀,祖籍江苏武进,行伍出身,道光至咸丰年间在军队任军医二品衔,精于跌打刀伤。后流寓广东省大埔,同治年间寄居佛山开设医馆故以占籍。光绪元年4月飓风打塌房屋,人多伤毙;光绪4年(1879年)3月佛镇城西大风刮后继以火灾,死伤尤惨;光绪11年(1885年)4月佛山火药局被焚附近房屋倾跌压伤无数。管镇干三度抢险赴救,治愈外伤、烧伤患者无数,遂而名声大噪。管氏卒年72岁,当地人民为纪念他拯溺救焚不受酬金的崇高医德医术,建造忠义祠牌坊,光绪《南海县续志》为其立传。其子管炎威,号季耀,继承父亲医术,广东近代着名的外伤科医师,历任广东中医药专科学校外伤科主任,全国中医教材编委会委员,民国十八年(1929年)编撰有《伤科学讲义》,是年夏全国医药团体联合会在上海召开中医编辑会议,席间各位委员对于管氏所编《伤科学讲义》交口称赞不绝,谓“各地此项人才,若凤毛麟角,纵有之,不能秉笔作讲义。而管氏讲义,节目如此其详,资料如此其富,议论如此其精,辞义如此其达,真可法传。亟望管氏书流播,全国奉圭臬,庶惠疮痍而教普及也。”管氏家庭后人管霈民、管铭生亦近现代广东名医。
  
  李干才,字子桢,佛山人,少有膂力,善好技击,为人豪爽,尚义轻利,金山寺僧智明和尚嘉其诚朴侠义,故收之为徒弟,以跌打医术授之,学有真传,医名大噪,李干才于佛山平政桥沙涌坊开设跌打医馆,原是城西石门苦力出身,故在佛镇交运工人中甚有基础,四乡凡到佛山求治跌打刀伤者,均用车轿送至李干才医馆门下,李亦有求必应,贫苦者赠医施药,富室人家亦不索酬金,任凭封给,故光绪《佛山忠义乡志》云李干才“积业数十年曾无积累”。李干才卒年八十,医术传授儿子李广海等,李广海又被后人赞誉为“佛山杏林”。
  
  梁财信,字玉山,南海澜石人,少负绝力,喜好武技,后习跌打刀伤之术,学而益精,地方志记载他能以手术治疗粉碎性开放性骨折,遭受以麻线缝合创口外敷以膏药,逾月遂能下地行走。梁财信医术传儿子梁然光。梁然光,字桂长,号大川,亦擅长断伤续骨。孙子梁秉枢、梁秉端均世其业,后充广州府水陆提督军医。曾孙梁以庄,梁匡华民国年间任广东光汉中医专门学校教师,编着有《伤科学讲义》,其序言曰:跌打科,乃医学局部名称之一种,要其所得之症状,不外一个“伤”字,而伤则分跌伤、打伤、炮伤、金伤、火伤五种,均可伤及筋、骨、血、肉,此乃为伤科最重要之学理。这反映了二十年代中医学理论水平。岭南骨伤科名医还有林荫堂(1879—1964年)、陈汉麟(1891—1970年)、林俊英(1888—1966年)等。他们治疗骨伤也有着许多独特手法。这些手法,多无医学文献记载,而主要的是流存在他们徒弟手里,所谓“只有法传,而无书传”形象地描述了这种情况。故此历代岭南骨伤科文献不多,现存者尤少;广东的骨伤科名医,大都没有着作存世,而其盛名于时,全凭他们的临床实干功夫,从而赢得广大群众信赖赞誉,口碑载道于今。

                                          (刘小斌 广州中医药大学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

最新信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