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中医药史
岭南医史篇之十二:《瘟疫防治功效著》
广东省中医药局 2014-05-08 14:27:17 阅读次数()

  温病学不仅能治疗常见的外感疾病,而且对烈性传染病的防治有卓着的功效清代广东曾多次爆发瘟疫流行,成心鼠疫,霍乱,天花等危害甚烈。岭南医家在治疗瘟疫病中积累丰富经验,大量有关瘟疫病专着出现,是当时情况真实写照。
  
  鼠疫,清代末年在广东地区流行,又称之为“疫核”,以其高热咯血,全身淋巴结肿大,皮肤瘀黑而得名,儋州罗汝兰着《鼠疫汇编》,首先明确指出该病原起:“鼠疫者,鼠死而疫作,故以为名。其症为方书所不载,其毒为斯世所骇闻。”并认为疫毒中于血管,血壅不行,发为肿结.治法依照王清任《医林改错》活血祛瘀消肿,其方统以大黄为主。又提出预防十六字诀:“居要通风,卧勿粘地,药取清解,食戒热滞。”
  
  1894年广州发生鼠疫,死亡超过十万人。1900年九月,羊城林庆铨又着《时疫辨》,其序言日:“粤东时疫之作,先是同治间始于越南,传流广西,继而高廉,继而琼雷,二十余年,蔓延靡息。迄光绪二十年(1894年),又继而广州群城疫作,次及村落,于今又五阅年矣。偶遇雨泽愆期,大地亢旱,雷雹不作,阳气闭郁,故疬疫盛行,倍于畴者,生民何辜,死亡接踵。”有鉴于此,林庆铨写成《时疫辨》四卷。卷一首引吴鞠通《温病条辨》语,谓温邪恶初由口鼻受之,病在上焦,不治则传中、下焦,其晃动 分上中下三焦分治。卷二论时疫杀人最速,列治疫法则八门,附录论治鼠疫方案。卷三卷四宗吴又可说,论瘟疫有九种,收集了广东各地(高州、茂名、广州)的民间验方,卷末附论癍症。《时疫辨》是一部学术水平较高的温病学着述,现存有光绪庚子年羊城刊本,2册。
  
  霍乱与天花,亦为烈性传染病。霍乱流行于我省沿海各县及水乡地带,顺德钟贻庭撰写《瘟毒霍乱约辨》,论治瘟毒、霍乱、癍痧、火疔四大时疫。是书刊行于光绪20年(1894年),佛山金玉楼藏板,一册不分卷。另外,还有中山林粹祥《霍乱经验良方》,刊于光绪戊子年(1888年),一册;阳江林辅贤《霍乱良方》等,都是防治霍乱病专着。
  
  天花、水痘、麻疹等急性传染发疹性疾病,广东医家采取中西两法防治。水痘与麻疹,儿科多见,故归入儿科类。对天花的预防,在我国宋代就有了“人痘”接种法,但此法仍有缺陷,南海郑崇谦《种痘奇书》,邱熺《引痘略》均为近代引进的西医免疫学疗法。
  
  邱熺,字浩川,广东南海人,早年从事商业活动,后因学习洋人接种牛痘成功,遂成为我国第一位专施接种牛痘的专业医生,着有《引痘略》一书。邱熺在澳门经商时听说可以通过种牛痘来防治天花。他自己恰好未出过天花,为学习此法,自己以身试之。对于一个未出过天花这种在当时病死率极高的传染病的人来说,需要极大的勇气和献身精神,邱熺学会种痘之法后,在洋行专门为人接种牛痘。他并不是为自己某私利,而是为了当代和后世的人可以避免生命的危险,得以平安健康地成长,邱熺对接种牛痘的技术精益求精,十余年间,经他接种的人据说超过了万人之众,而无一失误,这种严肃认真、对人负责的高尚品德值得后人借鉴。
  
  天花的中医治疗方面,早在干隆癸酉年(1753年),羊城郭铁崖着《天花精言》,郭铁崖,晚年号双梧园主人,羊城人,究心医学凡十六年,擅长诊治天花痘症,《天花精言》一书,乃其临症经验之总结。是书图文并茂,共绘有痘疹图二十四幅,后列证治方药。张道源为《天花精言》一书写序曰:“京师每遇此症,童赤十殇八九,苟得此书流播,全治必多。”《天花精言》后由顺德麦华勋刻印,现存光绪丁卯年羊城六新街翼化堂刊本,2册。
  
  由于随着广东经济的发展和对外贸易的进一步发展,迁入广东的人口越来越多,尤其是珠三角的城市更是人口众多,岭南的山岚瘴气的特殊环境特点,造成了烈性传染病的发生和传播。岭南的温病学家们在继承了传统的温病学理论的基础上,结合本地的特点,发展了温病学对瘟疫治疗的理论体系,形成岭南特色的温病学,为温病学的进一步发展作出了自己的贡献。

                                             (刘小斌 广州中医药大学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

最新信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