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中医药史
岭南医史篇之九:《南海明珠何梦瑶》
广东省中医药局 2014-05-08 14:24:33 阅读次数()

 
  在中医学发展史上,岭南医学的发展虽稍逊于中原地区,却将中原文化与岭南地域文化结合起来,形成有自己特色的岭南中医,成为中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灿若繁星的医家中,岭南医家也照耀着中医历史的天空,其中最为璀璨的,应该是被誉为“粤东医界古今第一国手”的何梦瑶。  
  何梦瑶(1692—1764年),字报之,号西池,晚年自号研农,南海云津堡人,自幼聪颖,十岁能文,十三岁工诗,即应童子试。及长,博学多通,不仅对文史、音律、算术历法等有研究,而且于医学颇感兴趣,日喜诵岐黄家言,认为“医虽小道,亦道也”。  
  何梦瑶,29岁时,遇惠士奇督学广东,对何梦瑶甚为器重,认其为“入室弟子,亲受其业”,与罗天尺等并称为“惠门八子”,三年后,大学使惠士奇再次督学南粤,考举优行,特免何梦瑶检试,并赞誉其为“南海明珠”。雍正庚戌年进士,官历广西义宁、阳朔、岑溪、思恩县宰,奉天辽阳州牧。何梦瑶为官清廉,两袖清风,常“贫不能具舟车”,虽居官位,却不热心做官,自愿为老百姓治病,颇有张仲景坐公堂为百姓治病的遗风。但何梦瑶不仅仅坐堂治病,在当县宰时,他“风益烟江,霜轮少碛”,行走于民间,不断为人治病,而且疗效显着。如当思恩县疠疫流行时,“西池广施方药,饮者辄起,制府策公,下其方于群邑,存活甚众”。何氏58岁时弃官自辽阳归里,以医为生,“悬壶自给”,“以医终老”,享年72岁高寿。  
  何梦瑶治学严谨,他最引人注目的是对学术上的流派能取不偏不倚的态度。他认为医学上的流派,不管他们的意见怎么不同,都是源于古代的经典着作,都是针对某种实际情况相对地提出来的。因此,后人继承各派的学说,不能各执一见,而应该从不同的角度取长补短,结合实际,有机地统一起来。明代医家王肯堂对金元四大家就能做到“无所偏倚”。何梦瑶对此很是推崇,认为他的着作《证治准绳》是“近代书之冠”。他除了认真诵习,还考虑到医书“文繁而义晦,读者卒未易得其指归,初学苦之”因此,他以《证治准绳》为蓝本,“芟其繁芜,疏其湮郁”,再加上个人的见解,编成了一本中医基础理论和临床相结合的医学普及读物,名叫《医碥》,共七卷,以杂病证治为主要内容。他在书里,毫无成见地综合了张仲景、刘河间、李东垣、朱丹溪各派学说,分析病证,深入浅出,不执不泥。这是他的医学代表作。对此后人有较高的评价,说“其根究病源,常有深透数重之见,其辩论杂证,更有不遗毫末之思”(《三科辑要序》)。此书的论述,反映了何梦瑶对学术论争的公允态度。同时,他对当时盛行的“不问何证,概从温补”的张景岳提倡的温补之说很反感。他认为这是以偏纠偏,恰似“惩溺而群趋火坑”,是不足取的。因此,他在《医碥》这个书名上,有意用了一个“碥”字,既把它作为初学医者的阶梯,又使它含有对时医痛下砭石的意思。  
  何梦瑶热心医学教育,一生着述颇丰。1918年两广图书馆汇集何氏六部医着为《医方全书》共12册,第1至7册内科《医碥》,第8册《幼科良方》,第9册《妇科良方》、《追痨仙方》,第10册《痘疹良方》。第11至12册《神效脚气方》全书首有两广图书馆主人序言:“何公报之为粤东医界古今第一国手。其所着医书,悉根据南方之地势,南方人之体质,调剂与北方不同,立方与北带亦异,故南带之人民效用其方法,无不百发百中,服其剂无不奏效如神。”可见近代岭南医界特别推崇何氏医学。  
  何梦瑶其它方面着述有,《皇极经世易知》八卷,古代哲学书籍;《算迪》八卷,古代算术书籍:《庚和录》二卷,古代音乐声学书籍:《菊芳园诗钞》八卷,古代文学书籍,:《岑溪县志》四卷,古代历史学书籍。此外据广东地方志载何氏还着有《绀山医案》、《针灸吹云》、《本角辑要》、《移灯余话》、《比例尺解》、《紫棉楼乐府》、《罗浮梦缓》、《秋訇金钱隘纪闻》、《庄子故》、《肇庆府志》、《制义杰除》、《胡金竹梅花四体诗笺》、《大沙古迹诗》等等,可见何梦瑶博学多才,旁通百家,对文哲史医均有涉猎,且研究颇为深入。  
  何梦瑶对岭南医学文化所作的贡献是巨大的,广东人民为纪念这位杰出的医学家,在鸟瞰广州市的越秀山顶镇海楼广州历史博物馆内,尊放着他的肖像及《医碥》木刻本,供后人瞻仰。国家卫生部也把何梦瑶《医碥》列为第二批重点校勘整理中医古籍,1995年已由邓铁涛等点校,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何梦瑶作为一颗璀璨的明珠,永远在南海边绽放着耀眼的光芒,指引着后来者。

                                     (刘小斌 广州中医药大学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 )

最新信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