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政务新闻
人类健康·中医贡献 | 广东中医药在非洲岛国科摩罗打赢抗疟“战”
广东省中医药局 2018-05-26 12:03:33 阅读次数()

2017年,广州中医药大学科摩罗抗疟项目组再次踏上这个被誉为印度洋明珠的非洲岛国。这已经是邓长生和他的同事们在这里打响抗疟“战役”的第十个年头,这次的重点是人口最多的大科岛,他们希望援助科摩罗在2020年前消除疟疾。

2007年以来,广州中医药大学协助科摩罗卫生部分别在科摩罗联盟所属的莫埃利岛、昂儒昂岛和大科摩罗岛共计80万人口地区先后实施了复方青蒿素快速清除科摩罗疟疾项目,短期内实现了从高度疟疾流行区向低疟区的转变。

2014年,这个曾经备受疟疾折磨的国家终于实现了疟疾零死亡,疟疾发病人数与2006年相比下降了98%

2013年,时任科摩罗联盟副总统兼卫生部长福阿德·穆哈吉来到广东,为帮助科摩罗清除疟疾做出重要贡献的李国桥和宋健平颁发总统奖章,这是该奖章首次颁给外国教授。

科摩罗虽被誉为“月亮之国”,却并不浪漫。在2010年以前,当地没有互联网,饮食结构也非常单一,当地人主要以玉米、木薯为食,一两个星期不吃蔬菜很正常,而且经常会停水停电。抗疟小组曾经一度只能用地上水沟的脏水洗漱。工作环境的艰辛还是次要的,外界对中国抗疟小组方案的质疑为工作开展带来了阻碍。

在非洲和东南亚开展的传统疟疾清除项目,多集中于通过排干蚊子产卵的池塘、死水潭,以及采用杀虫剂室内喷洒和浸泡蚊帐,从而控制蚊媒。然而,疟疾的传染源不是蚊媒而是疟原虫,蚊媒只是一种传染媒介。况且不管怎么努力,消灭蚊媒几乎是不可能的。

200612月,广州中医药大学教授李国桥和宋健平率队前往科摩罗调研后,设计了一个“全民服药”的抗疟新方案。

“虫之不存,蚊之焉传?”要快速消灭疟疾传染源,就必须有虫杀虫、无虫防虫,也就是有病治病、无病防病。李国桥认为,中医崇尚的“上工治未病”对抗疟工作同样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能使人不染疟疾比在人染上疟疾之后再治疗高明得多。要达此目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全民服药。

然而,全民服药受到了实力派人物的质疑,认为让没有病的人服药不人道,而且如果采取这个办法,可能对现有全球抗疟战略造成干扰。同时,对于中药治疗的质疑声也不少。

 再难我也得工作,我要把全民服药的方案落实到每一个人,也就是说,在规定的60天内,让规定区域内的每一个人,在每月统一的2天时间内,完成3次服药的工作,作为中方现场项目实施者,邓长生把目光转向了当地政府。

他和团队几乎跑遍了科摩罗的整个卫生系统。通过座谈会的形式给卫生主管部门宣讲复方青蒿素快速清除疟疾项目,通过联合这些部门还有媒体的力量,增强当地民众对治疗疟疾的认识,寻求政策支持。

那段时间,我们没日没夜地调研,一家一户上门宣传疟疾知识,组织了由当地人组成的派药队伍,每人分区上门拜访,通过做宗教长老的工作,带动村民们服药。

以莫埃利岛为例,我们真的跑遍了他的27个村子,连科摩罗总统没去过的村子,我们都去过了。邓长生笑言。

再难我也得工作,我要把全民服药的方案落实到每一个人,也就是说,在规定的60天内,让规定区域内的每一个人,在每月统一的2天时间内,完成3次服药的工作,作为中方现场项目实施者,邓长生把目光转向了当地政府。

邓长生把目光转向了当地政府。

最新信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