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媒体报道
【改革开放40年】这家广东企业让中药换了一种“打开方式”
广东省中医药局 2018-10-26 14:57:33 阅读次数()

  改革,激活了市场的活力;开放,开启走向世界的进程。大潮涌珠江。得改革开放风气之先的广东,以勇于创新的精神,形成了富有竞争活力的市场化机制,涌现了一批敢为人先、屹立潮头的时代先锋,培育了一批具有市场意识、国际眼光的企业和企业家。

   伫立新时代,开启新征程。那些曾经引领了无数次“率先”、创造了无数个“第一”的市场弄潮儿们,面对新的市场竞争新的发展挑战,要如何实现自我突破自我超越,重新出发再创辉煌?

    值此改革开放40年之际,南方日报推出“市场的力量——改革开放40年企业家访谈录”全媒体系列报道。请跟随我们的记者,走进市场,走入企业,与企业家们面对面,倾听那些激荡的历史回响和澎湃的未来展望。

   “没想到现在喝中药这么方便!”34岁的梁丽珊(化名)最近因身体不适去看了中医。传统印象里,中医处方都是大包小包的药材,拿回家还要两三个小时的煎煮,可梁丽珊只带回一个圆形小盒,里面搭配了五味中药饮片浓缩提取的颗粒,梁丽珊每次服药,只需要打开其中一格,用开水冲调这些小小颗粒即可。“跟喝咖啡一样。”梁丽珊开玩笑说。

    将传承4000多年、煎煮为主的传统中药,改成现代颗粒剂型,不得不提到广东佛山里水镇的一家企业——广东一方制药。这家1992年由广东省中医药工程技术研究院创建的企业,借着改革开放春风,大胆创新,与同行们一起将中药配方颗粒推向现代社会。如今,国内中药配方颗粒市场已经超过百亿,一方制药占了三分之一,产品远销欧美等30多个国家和地区。

从无到有中药现代化“创新”

    “可以说,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一方制药。”谈起企业的“创业史”,一方制药副总经理、质量受权人魏梅如此感慨。

    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在日本、韩国、我国台湾等地,中药配方颗粒开始诞生并逐渐兴盛。1976年日本厚生省公布了210个中药处方允许厂家生产,其中163个方选自我国古方。韩国到1996年已经研究出300多个品种中药配方颗粒。我国台湾地区更是将中药配方颗粒称为“科学中药”,列入了医保报销,并大量出口到美国。

    传统中药饮片煎煮成汤,不仅费时费力不方便,而且受制于每批次药材的不稳定,导致药效也存在不确定性。如何改良中药剂型,以符合现代人的快节奏生活?1992年,从日本考察后回国的前国家卫生部部长陈敏章就提出了要加快国内中药配方颗粒的研究。同一年,在广东佛山里水镇一片40亩的荒地上,广东省中医药工程技术研究院一批先行者筹建起专注中药配方颗粒研发和生产的企业——一方制药。1993年,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前瞻性地提出并确立了“中药饮片剂型改革”和“中药配方颗粒的研制与开发”项目,一方制药承担了这一创新项目。

    “改革开放带来了思想解放,才有了一方制药的诞生。”魏梅告诉记者,“中药配方颗粒这个项目,当时在内地没有任何可借鉴和模仿的技术工艺,我们的研发和生产完全是摸着石头过河。项目立项时,除了对中医药的满腔热情之外真的什么都没有,用‘一穷二白’来形容毫不为过。”拿到立项之后,创业团队到处找资金、找场地,最终广东省中医药工程技术研究院(原为广东省中医研究所)和南海里水镇经济发展总公司签约,将中药配方颗粒落地在南海里水,从此开启了现代中药的发展之路。“值得一提的是,一方制药创立时,研究院作为技术入股方,占比达到51%,也打破了当时一大惯例。”

市场受阻企业一度停产“自救”

    2001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出台《中药配方颗粒管理暂行规定》,确认将中药配方颗粒纳入药监正式管理体系,广东一方制药等6家药企获得试点生产资格。

    然而从科研进入临床,另一个更大的问题是,如何说服用惯了经典处方药材的中医,愿意去尝试新的中药剂型呢?

    一方制药企业在这个难题上曾经一度面临“生死难关”。“我们当时已经研究生产出了300多味颗粒剂型,可以满足临床医生的配方需要,但产品积压在仓库中却销售不出去,很少有医生愿意做这种尝试。”魏梅告诉记者,在危急关头,公司全体中层以上干部下市场去做学术推广,一家医院一家医院去跑,并向市场所在地的省卫生厅、中医药管理局、中医药学会等有关部门进行汇报,积极争取各项政策支持,最终推动了配方颗粒在临床的使用,逐渐赢得了医疗机构和患者的肯定。

    如今的一方制药,2015年被国药集团中国中药控股有限公司收购,已经在全国拥有九大生产基地,建立起700多个中药配方颗粒的质量标准,产品覆盖除台湾地区以外的全国各省、直辖市、自治区,并在2017年上榜“南海制造业全国隐形冠军”。

创新驱动高标准打入国际市场

    中药配方颗粒的诞生,改变了中药汤剂“千年一罐制”的状况,也为中医药现代化发展提供了创新方向。而一方制药能几度“起死回生”,与企业不断创新的精神密不可分。

    魏梅告诉记者,一方制药在企业创建之初便创新提出“一体两翼”发展模式,即由研究院提供中医药科研技术支持,一方制药实施中药配方颗粒生产,广东省第二中医院进行中医临床医疗。研、产、医三者相辅相成。在创业早期,这种独特的发展模式为一方制药的技术领先奠定了坚实的基础,2011年凭借“中药配方颗粒产业化关键技术研究与应用”这一项目,一方制药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不仅打破了广东省多年来在中医药领域的空白,更是成为了迄今为止行业最高科学荣誉。

   此外,一方制药先后投入超亿元扩大实验室面积,采购全球高尖端检测设备,吸纳高学历人才。现如今已拥有博士后科研工作站、CNAS认证实验室、行业首家沃特世联合实验室等权威机构,还成为了中国医药工业研究总院中药配方颗粒研发中心、广东省中药配方颗粒工程技术研究开发中心。“创新是一方的灵魂”,魏梅自豪地向记者介绍。

   由于当时在国内销售遭遇阻力,一方制药1996年便尝试开辟海外销售渠道,走“曲线救国”道路。为了提升质量水平,扩大产品影响力,一方制药毅然花费巨资与多家知名跨国企业合作,严格执行德国、日本等发达国家相关标准,并在1999年顺利通过了澳大利亚的TGA认证。目前一方制药的产品已经远销德国、日本、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瑞士等全球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可以说,如果没有当时敢‘亏’、舍得‘亏’,中药配方颗粒品质的飞跃提升,至少还得晚几年。”魏梅说。

   值得一提的是,一方制药不仅专注于传统中药领域的创新,也敏锐的地抓住了中医药产业“智能”与“互联网+”的时代趋势。1999年,一方制药率先在国内启动研制中药配方颗粒智能化调配系统,并于2001年研制出国内首台集处方转换、称量调剂、包装一体化的全自动化中药配方颗粒调配系统,开创了中药房智能化操作的先河。如今,一方制药的智能化调配系统已经升级到第四代,拥有40余项专利技术,成为提升医院药房管理水平的“利器”。

广东一方制药副总经理、质量受权人魏梅:推动中医药现代化离不开创新

南方日报: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如何看待企业发展与改革开放的关系?

    魏梅:如果没有改革开放,我相信就没有一方。因为改革就是开通了大家思维,开阔了大家的眼界,让我们能够有意识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是如何创新,才能引导我们思想上的开放,使我们的中医药服务起大众来更加便捷,更加有效。也正是因为改革开放,广东省中医药工程技术研究所的科研人员才能直接下基层自己办企业,如果没有改革开放,没有这些政策支持,没有思想解放,不可能有科研与产业的快速结合,也不会有一方制药的配方颗粒诞生。

南方日报:一方制药在发展过程中几度遇到“生死难关”,从中有何启示?

    魏梅:创新是企业发展最核心的动力。中药配方颗粒把传统中药的合煎改为单煎,首先是思维上的创新突破。其次是在生产工艺上的改进。第三是体制上的创新也让企业适应不同历史阶段的发展。我觉得中医药人有一个远大的梦想,就是让中医药不断发展传承下去。但是现代人的快节奏生活,很难真正像传统一样去煎煮服用中药,从社会角度来说,中药配方颗粒是大众需求的产物。中医药人想要把中医药真正的发扬光大,这种理想是支撑我们一步步走下去的动力。

南方日报:如何看待中药配方颗粒的发展前景?

    魏梅:一方制药非常愿意推动中药配方颗粒的标准化建设。作为国药集团下属企业,一方制药投入过亿资金,组建科研团队投入国家标准研究。这和企业的社会责任感密不可分,也是理当承担的重担。配方颗粒经过几代人的努力,能上升为国家标准,对于一个企业和科研人员来说,是非常自豪的。

    中药现代化,这是中药未来发展毋庸置疑的方向。作为国家首个中药剂型改革生产基地,一方制药将继续为“使中药汤剂变得更加安全、方便、高效”这一企业使命而不懈努力。随着国家和领导人对中医药事业的重视,伴随着中华文化复兴的大潮,我们非常看好现代中药未来的发展,也愿意承担起中药现代化的重任。■

 

 

最新信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