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大医精城
大医精诚|援疆医生艾宙
广东省中医药局 2016-12-21 21:06:54 阅读次数()

践行核心价值 弘扬大医精诚

  12月16日,广东省中医药先进典型人物事迹报告会首场在广州举行。告会讲述了6位先进典型人物爱岗敬业,当好苍生大医,维护百姓健康,医患水乳交融的感人事迹。

▲艾宙医生在表彰大会现场

  以国医大师禤国维、艾宙等为代表的广东中医,他们怀揣悬壶济世之心,把青春岁月奉献给中医药学;他们几十年如一日勤勉付出,为千万患者撑起生命的绿荫;他们培养了无数优秀的中医药人才,让医者的责任与精神薪火相传,生生不息;他们在平凡的岗位上书写了无数感人事迹,树立了中医药的良好形象,赢得了社会的广泛赞誉,成为百姓心目中的好医生;他们是中医人追寻中国梦的优秀代表。

  以下是艾宙的宣讲报告全文

  神针架起了民族团结的桥梁

  ◎宣讲人 艾宙

  尊敬的各位领导、同志们:

  大家好!

  我是广东省中医院珠海医院主任医师艾宙。

  2014年初,我参加了广东省援疆工作队,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三师工作三年了。今天,我想与各位一起分享一下我的援疆故事。

  三年前,我第一次踏上了南疆的土地。那里有大漠和胡杨林,景色壮美!但是地广人稀,医疗资源缺乏。象我所在的图木舒克市人民医院,是兵团三师小海子垦区唯一的综合性二级乙等西医院,它辐射区域1970平方公里,有16万人口,大部分是维族少数民族。中医工作还没有开展起来。

  初到图市,民族百姓对中医还不了解,只有零零星星的汉人找我看看头疼脑热、腰酸背痛的小毛病。

  一周之后,来了第一位维族病人,他是训练时腰扭伤的公安干警。我用平衡针配合经络拍打和整脊导气治疗后,小伙子顿时觉得轻松了一半。当天下午,这位维族青年高高兴兴地跑来告诉我说“他的腰痛已经好了九成”。首战告捷,我大受鼓舞!

  不久,我们援疆医院有一对夫妇结婚3年了,还怀不上孩子,找我把脉。切诊后,我发现女方双下肢的足三阴经经脉沿线有很多压痛点,病根就在这里!于是我给她补关元、通气海、调经脉,连续针灸8次,过了排卵期,就立刻停止扎针。两周之后,女方悄悄地告诉我“我怀孕了”!这下,针灸在这个西医医院里可是打响了!而那位男医生更是一提这事就说:“针灸真是神奇!”

  2014年一个星期一的上午,《人民日报》记者到我们医院采访,当时,我正带着徒弟,在病区会诊一位70岁的维族老汉买买提,他中风偏瘫,经确诊是“急性脑梗死”!我叫徒弟们用心观看针灸过程,在场还有很多人。我在病人的腹部扎了10针之后,这位半身瘫痪的老人右下肢立刻可以大幅度地抬高了!疗效“立竿见影”!大家亲眼目睹了这一幕,记者一边录像,一边禁不住喊道:“嘿!真是神了!要不是亲眼看见,我真是不会相信!!!”。

  而那位老人第二天就可以下地行走了。老汉做梦都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能活动了,激动得用手背不停地擦眼泪,他的老伴和3个儿女也都跟着落泪了!家属们拉着我的手不停地说:“热合买特”!“亚克西”!“广东医生亚克西”!两位维族徒弟也异常兴奋,用汉语大声说:“太吓人了!”“针灸真神奇!老师好牛哦!”

  记者录下了这神奇而又动人的一幕,并用图文发表在2014年11月17日的《人民日报》上了。

  医生治好一个病人,就会感动一家人,甚至是一群人!针灸在当地一下子就有了口碑,病人越来越多,仅中风病每年就接诊上百例。

  接下来,我讲一个“针灸救治维族少女”的故事,这个案例曾经在《广东科技援疆成果(喀什)研讨会》上获得过展板展示,并作为唯一的卫生援疆代表在研讨会上宣讲述过。

  那是去年4月21日中午,一名13岁维族少女上课时突然晕倒了,被送到我们援疆医院的儿科。儿科诊断,她是重症格林巴利综合症,这种病非常凶险!入院当晚就出现神志模糊、呼吸困难、面色口唇紫绀,虽然经过儿科医生心脏胸外按压等抢救稍有缓解,第二天早上病情进一步加重,生命垂危!一大早,儿科援疆专家马廷和队长就冲进我的诊室,焦急地说:“你赶快!帮我会诊一个小病人!快不行了!”

  我即刻赶到抢救室,见屋子里围了很多患儿亲友、医务人员,气氛非常紧张!我先针人中促醒,患儿却没有任何反应,我的心情非常沉重!于是,我嘱咐孩子的妈妈配合亲情抚慰、不停地在耳边呼唤孩子的名字“布买力也木”、“布买力也木”;同时,我改用极泉穴,行苍龟探穴手法,经过漫长的5分钟,终于感到针下有了一点肌肉收缩反应,接着,我完成了全套醒脑开窍针刺法,患儿反应越来越明显了!

  在这种情况下,我当机立断,嘱咐几个徒弟把这个病危的患儿扶持着坐起来,托住头部下颌,这样的体位使患儿麻木的舌根和膈肌下降,改善了呼吸通气,同时,我用毫针刺哑门、排针刺夹脊穴,接着,卧位用循经速刺、脐针等多种针刺手法联合并用,一共扎了80多针,行针近40分钟,终于将孩子促醒,小女孩睁开了眼,喊出了“阿娜(妈妈)…”

  此时,女孩的父亲当场就哭了。后来,这位憨厚的父亲从团场特地给我送来了一面锦旗,上面写着:“神针妙手、仁心仁术”。他眼含泪花,紧紧地握着我的手,说:“你一定要把这面锦旗带回广东!”我问他:“为什么呢?”他说:“因为您是从广东来的援疆医生!”

  我忍不住流泪了!因为在维族同胞的心中,将最圣洁的事物称之为“神”,这位维族兄弟把我手中的“银针”称为“神针”,这是多么高的褒奖啊!!!小小的银针通过援疆沟通了我们广东和新疆两地民族的情谊,作为广东援疆医生,我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欣慰和自豪!

  2015年5月9日,朱小丹省长率领广东省政府代表团来南疆看望我们援疆人员,我作为三名援疆代表之一在座谈会上发言,会上受到省长的高度赞扬:“不容易啊!这么快就和民族同志打成一片,还是个女同志!”。会后,小丹省长还握着我的手说:“你辛苦了!你讲得很好啊!这里的人说你是‘神针’,你给我们广东增光了啊!”

  针灸室在一天天壮大,通过粤喀中医师承,针灸相继带徒12名,诊疗量累计超过5万人次,开展了广东省科技厅支助的科研项目2项,引入了针灸特色疗法10余项。

  一年半的时间转眼过去了。按照援疆计划,我要回广东了!但是,当地政府领导们真诚地挽留我,患者和徒弟们也舍不得我,我心里由然升起了一种责任感和使命感!我意识到:我要留下一支“带不走的技术队伍”,我心里才会踏实!我毅然决定再延续一年半。

  当然,这就意味着又有一年半的时间,继续忍受孤寂,忍受对家乡、对亲人的思念。又有一年半的时间,不能照顾孩子、不能照顾工作忙碌的丈夫,不能照顾年老多病的母亲……。可是,我相信亲人们是会理解的!因为我用手中小小的银针,留下的是治病救人的种子,架起的是民族团结的桥梁!

  我相信:我的家人,也会欣慰!也会自豪!!!■

最新信息

点击排行